行業動態

當醫療遇上資本,醫生的“酒莊夢”是否可期?

  體制、資本和互聯網是影響目前醫療行業發展的三重重要因素。2013 年國務院專門發布40號文件,成為民營資本進入醫療領域的“尚方寶劍”。但是,資本并非萬能,面對陌生的醫療市場,服務如何專業?人才如何聚攏?前路如何選擇?這一個個尚待解答的難題不斷地考驗著投資醫療領域的資本和醫院。6月13日舉行的中歐商學院十一屆健康產業高峰論壇亦將資本作為一個重要的話題,幾位活躍在一線的從業者一起就這一問題展開了交流和碰撞。
 
\
 
  能不能辦?——“玻璃門”的立與破
 
  美中宜和集團創始人兼CEP胡瀾總結了美中宜和以及中國醫療衛生行業的發展歷程,認為中國的醫療行業是一個“慢行業”。這一方面,取決于醫療行業的本質特點;另一方面,與來自的政府的諸多制約因素又有著重要關系。
 
  公立醫院在中國醫療市場的壟斷地位顯而易見,在這樣的環境中發展民營醫院,遇到的困難和挑戰是非常大的。胡瀾說美中宜和在深圳開辦醫院就花了五年時間,而且也是借助政策的東風在近一兩年才開辦的。一個醫療機構想要開展正常的經營診療業務,需要一個又一個的審批,“我們有了第一道門,第二道門,第三道門,還有很多的門。”
 
  復星醫藥集團董事長陳啟宇分享了自己早年創業時遇到的各種困難和限制,不過他也認為隨著政策環境越來越寬松,整個行業也逐漸在向好的方向發展。特別是最近一兩年,很多力量都在逐漸打破這些限制。從2013年下半年開始,包括國辦40號文件在內的一系列政策動態,都體現出國務院力促社會資本辦醫的決心。
 
  不過,雖然國家政策面對于社會資本進入醫療領域的限制逐步開放,但從頂層設計到真正打通所有的“玻璃門”還有一段路徑。“宏觀政策肯定和微觀操作否定的矛盾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依舊會是阻礙社會資本進入醫療領域的一只攔路虎。”
 
  如何辦?——用1.0的模式挖不到好醫生
 
  社會資本投資醫療行業現在是“一個好時間”似乎沒有什么異議。但社會資本進入醫療衛生行業,采用何種發展模式?如何吸引優質人才?對此似乎分歧頗多。
 
  同濟大學附屬上海市第一婦嬰保健院院長段濤從資深醫院管理者的角度給出了建議。
 
  “孫悟空大鬧天宮、暢行無阻,但取經路上的一些小妖怪卻常常給猴哥帶來麻煩,原因何在?”段濤用這個段子形象地說明了民營醫院如何吸引人才的問題。因為天宮的神仙是給別人打工,而地上的妖怪是自己創業。“如果說大家用1.0的版本去社會辦醫的話,你是挖不到好醫生的。”段濤如是解讀。吸引醫生成為合伙人而非雇員,才能最大限度激發醫生的潛力和動力。
 
  關于醫院發展模式的問題,段濤開出了兩個處方。辦醫院最重要的就是IPO,VC+PE的這種方法是不適用于醫院的;單體醫院不做IPO不會有成就;做醫療投資,同樣需要做連鎖,最后IPO上市。第二種方法就是做全產業鏈,將醫院打造成為一個超級入口,用移動互聯網的思維來看,醫院相當于一個門戶網站,追求的應該是流量,即使醫院會有虧損,但設備、耗材、醫藥的收入會遠遠彌補這部分虧損。
 
  舉個例子,作為一家在醫療衛生行業摸爬滾打十幾年的企業,復星在戰略定位上做了一個大健康的全產業鏈覆蓋。在醫療研發方面,主要是從藥品、醫療器械的研發制造,到分銷、零售,到醫療機構、到醫療服務,現在已經是一家全覆蓋的公司;在分銷和零售業態上,通過投資于國藥控股進入這一市場;在藥品和器械上,致力于不斷提高創新和研發能力,除了在大陸地區,他們在臺灣和外國也投資了許多研發中心;在未來,將會集中在醫療的服務上,包括醫療保險和醫療管理。
 
  醫生的價值?——給醫生一個體面的生活
 
  2009年國務院發布新醫改文件,就強調要歡迎社會資本進入醫療服務領域,但是除了能不能辦和如何辦的問題,最后和最大的問題始終是“人”的問題。如何最大限度地激發醫生的積極性和服務意識?怎樣給醫生體面的收入和更好的生活?怎么最大限度地緩和當前緊張的醫患關系?
 
  弘暉資本創始合伙人王暉出生于醫藥世家,對醫療行業和醫生群體有著天然的感情。在見識了擁有私人酒莊的國外醫生后,王暉希望有朝一日中國醫生也能擁有自己的酒莊。
 
  收入是職業尊嚴的重要一部分。對此,段濤有自己的抱怨,他表示在公立醫院醫生的收入問題上,存在著一個悖論。當醫生群體要求提高陽光收入時,領導會以醫生有灰色收入為由,拒絕這一要求,但反過來政府又會要求嚴查醫生收取藥品回扣的行為。“一方面說要提高待遇,一方面說你們差不多了,但是又說這是不合法的收入。”段濤說,“其實公立醫院醫生的訴求很簡單,能通過陽光收入給醫生一個體面的生活。”站在公立醫院院長的角度,段濤說不希望社會資本辦醫來自己這里挖人,但是從另一個角度說,什么時候醫生可以成為自由職業者,流動可以有非常好的價值的話,那醫生的價值就體現出來了,醫生的定價也就有一定的標準了。
 
  而對于這個問題,來自私立醫院的胡瀾似乎底氣更足些。她表示醫生最需要的就是“優雅地行醫”。美中宜和的特殊身份、中高端的定位、以及不同于公立醫院的收費模式使他們得以做到這些。胡瀾說許多到美中宜和的醫生在經歷最初半年的試用以后,都會漸漸改變思想,與患者之間建立朋友關系,花費更多的時間與患者溝通和交流,并且享受這個過程。同時,在美中宜和,醫生的收入不菲,而且完全是陽光的,不和他的工作量、處方等掛鉤。“醫生完全回歸了醫療的本質,憑著當一個好醫生的良心在行醫,”因此,胡瀾說,對于一些傳統公立醫院難以解決的問題,社會資本或許有更有效的方法,這幾乎已成為各方的共識。但這一切的關鍵,還有待政策機制的完善和發展,實現醫生的多點執業乃至自由執業是至關重要的。
 
  中國醫藥創新促進會執行會長宋瑞霖認為,“我們現在在思考中國社會辦醫或者是政策的時候,其實并不一定要非此即彼,我們完全可以找到過渡性的政策來思考這些問題。”
 
  宋瑞霖以悉尼一家著名的心血管醫院為例,公立醫院是主樓,和它連著的一棟樓是私立醫院,再旁邊是私立的診所。一些優秀的醫生都只和公立醫院簽訂兼職的合同,這些醫生每周只需要在公立醫院工作兩天,其余時間會到旁邊私立醫院和診所工作。這樣,醫生不僅在公立醫院完成了國家規定的治療任務,又通過私立醫院和診所獲得了豐厚的收入。
 
  這個場景也與段濤的觀點不謀而合:公立醫院可以作為一個好的人才培養和輸送的基地。在公立醫院,醫生可以通過努力獲得好的學術地位和名聲,而在私立醫院,他們可以獲得豐厚的報酬。
 
曰本女人牲交全视频播放毛片,国产免费不卡午夜福利在线,偷玩农村老妇女视频,啦啦啦高清视频在线观看免费,尤物精品资源YW193网址,梅花视频不限次数看花钱么